彩神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綜合新聞 > 
綜合新聞
構建現代產業體系的重要路徑
        作者:         來源:經濟日報         時間:2019-03-21  次數:319次

  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推動產業高質量發展是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經濟工作的重中之重。構建支撐高質量發展的現代產業體系,關鍵要從體制機制、要素培育、企業主體和產業發展四個層面發力,努力推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提高全要素生產率,增強產業核心競爭力。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堅持新發展理念,加快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其中,構建現代產業體系是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重中之重,也是實現高質量發展的關鍵所在。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我們要按照中央關于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和加快建設現代產業體系的部署和安排,堅持創新發展、促進要素協同、培育完善生態、提高產業發展質量和國際競爭力,加快構建“創新引領、要素協同、鏈條完整、競爭力強”的現代產業體系。

  現代產業體系是現代化經濟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建設現代產業體系,關鍵要著眼于“創新引領、要素協同、鏈條完整、競爭力強”這幾個關鍵詞,實現實體經濟、科技創新、現代金融、人力資源協同發展,使科技創新在實體經濟發展中的貢獻份額不斷提高,現代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不斷增強,人力資源支撐實體經濟發展的作用不斷優化。

  一是創新引領。發展核心技術,進行價值鏈升級是構建現代產業體系的關鍵,只有人力資本雄厚、創新能力強大,才能通過自主創新掌控產業核心技術,推動產品與服務的品質升級,實現產業鏈、價值鏈位置的高端化。其目標是掌握一大批核心關鍵技術,擁有強大的技術研發平臺和產業合作網絡,技術和產業創新資源整合能力強,一批成果在全球處于領先地位;產學研合作緊密,創新成果轉化渠道順暢,輻射效益強,推動新興產業不斷誕生成長,成為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引領者;創新動力強大,創新真正成為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

  二是要素協同。根據羅默的內生增長模型,人力資本是知識積累和技術進步的源泉,技術積累及其外部性引起的規模收益遞增是經濟長期持續增長的主要動力。此外,金融發展對現代產業體系的構建也不可或缺。通過發揮現代金融的資本媒介功能、跨期風險配置、財富管理、并購重組和高效支付服務等功能,能夠降低信息和交易成本,促進各類生產要素優化配置,分散科技創新和創業風險,從而促進科技創新和實體經濟發展。因此,現代產業體系要求擁有數量龐大、質量優良、結構合理、配置有效的科技、金融、人才等優質要素,并且建立起要素之間的協同機制,優化要素配置,提升要素效率,能夠源源不斷地吸引全球各類人才投身到實體經濟發展,促進現代金融發展與實體經濟緊密結合。

  三是鏈條完整。從產業鏈角度看,我國產業體系的突出問題是加工制造能力強,而核心零部件、高端研發和市場營銷等環節受制于人,產業鏈不完整,上下游合作不緊密,協同創新少,缺乏產業鏈的合作和整體布局。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我們需要構建鏈條完整的產業體系,推動制造業發展從主要依靠加工制造環節向研發設計、中高端制造、市場營銷等價值鏈高端環節延伸,不斷增強產業鏈控制與主導能力。

  四是競爭力強。競爭力強是構建現代產業體系的最終結果,主要表現為:擁有一批實力強大的世界級企業,全球產業鏈主導能力強;擁有先進的生產技術能力,勞動生產率高、全要素生產率高、產品質量高、比較優勢強;擁有足夠的市場規模、強大的營銷網絡和主導全球市場的能力,品牌知名度高,產品附加值高,等等。

  要實現我國產業從“做大”到“做強”的新跨越,構建支撐高質量發展的現代產業體系,關鍵要采取強有力的措施,從體制機制、要素培育、企業主體和產業發展四個層面發力,構建現代產業體系。

  第一,以“穩轉新集”夯實現代產業體系的產業鏈基礎。所謂“穩轉新集”,是指構建現代產業體系,不是另起爐灶,而是依托現有產業基礎和優勢資源要素,穩定具有比較優勢的行業;繼續大力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進企業技術改造和智能化綠色化循環化發展,延伸產業鏈,推動傳統行業轉型升級;對集成電路、航空發動機、關鍵電子元器件、生物技術、新能源汽車與智能網聯汽車等產業核心鏈條開展集中攻關,新建擴建一批國家級創新平臺和重大科技基礎設施,力爭解決一批“卡脖子”問題,推動新興行業實現突破發展;鼓勵地方以園區為載體推進產業集群優質發展,提升產業集聚效應,發揮長江經濟帶、京津冀和粵港澳大灣區等協同作用,構建若干世界級產業集群。以“穩轉新集”形成合力,建設鏈條完整、競爭力強的現代產業體系。

  具體而言,針對我國加工貿易中使用的核心零部件以及高附加值的技術密集型中間產品高度依賴進口、受制于人、附加值低的現狀,要加大高附加值零部件環節的進口替代和本地化的產業鏈配套。通過加大研發投入,特別是核心技術和關鍵環節的提升,促進我國制造業從簡單組裝、輔助零部件制造等向高級組裝和核心零部件制造的分工階梯攀升,實現生產環節和技術含量的提升。此外,也要積極構建全球營銷網絡和流通體系,逐步打造自有品牌,塑造中國制造高質量和高端形象定位。

  第二,以“四個協同”夯實現代產業體系的要素基礎。一是加快科技要素培育。改革現有科技體系,真正釋放科研人員活力,提高企業科研決策話語權,建立以企業為主體、“政產學研金介用”深度合作、開放共享的創新體系,著力攻克一批制約我國產業轉型升級和新興產業發展的“卡脖子”技術和關乎未來發展的前沿技術。二是加快現代金融要素培育。支持現代金融機構通過資本紐帶構建產業鏈上下游協作互動的產業生態圈,發揮現代金融的資本媒介功能、跨期風險配置、財富管理、并購重組和高效支付服務等功能降低信息和交易成本,促進各類生產要素優化配置,分散科技創新和創業風險,從而促進科技創新和實體經濟發展。三是加大教育和人力資源開發。厚植創新沃土,重點加強企業家人才、科技領軍人才、中高端技能人才等“三類人才”的教育和培養,吸引和培育一大批有經驗和影響力的復合型創新創業領軍人才和團隊投身實體經濟發展,實現人力資本積累和產業發展協同。四是構建要素協同機制。通過重塑產學研合作機制,改革不合理的金融體制和教育體制,破除制約要素流動的不合理障礙,優化要素配置,提升要素效率,增強人力資本提升與產業發展的協同性,提升金融服務實體經濟效能,形成實體經濟與高端要素協同發展的有效機制。

  第三,以強本固基夯實現代產業體系的微觀主體。國內外現代產業體系構建的經驗表明,世界級創新型企業具有強大的資源整合能力和持續投入能力,對現代產業體系構建起到重要的促進作用。我國現代產業體系的構建,也應重視企業微觀主體的培育,借助全球產業體系重構契機,推動企業在研發設計、技術創新、生產管理、品牌建設等方面取得突破,加快提升本土企業競爭力,并促進優勢企業利用創新、標準、專利等優勢開展對外直接投資和海外并購,加大對“一帶一路”國家技術和產能合作,有效整合全球資源,積極構建全球價值鏈。

  第四,以深化改革完善現代產業體系的制度基礎。構建現代產業體系,不僅需要推動生產要素質量變革、優化各種要素資源的配置,更需要深化改革,推動政府服務和體制機制的深層次變革,激發實體經濟和要素發展活力,營造良好的實體經濟發展環境。要深化金融、土地、能源等要素市場改革,建立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和有效的市場機制,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促進產業資源的合理配置與績效優化。要推動全方位對外開放,進一步拓展開放領域、優化開放布局,積極引導外資投向高端制造領域,鼓勵在我國設立全球研發機構,開展全球創新與產業合作,充分利用全球資源助力現代產業體系構建。


彩神

    <address id="zt1xl"><nobr id="zt1xl"><menuitem id="zt1xl"></menuitem></nobr></address>
        <address id="zt1xl"><p id="zt1xl"><track id="zt1xl"></track></p></address><em id="zt1xl"></em>

        <address id="zt1xl"><nobr id="zt1xl"><meter id="zt1xl"></meter></nobr></address>

          秦皇岛 | 邢台 | 丽水 | 德阳 | 嘉峪关 | 昭通 | 玉环 | 阿拉善盟 | 新乡 | 肇庆 | 桐城 | 兴安盟 | 滨州 | 三亚 | 赵县 | 乐平 | 山东青岛 | 株洲 | 江门 | 玉林 | 巴彦淖尔市 | 恩施 | 包头 | 安吉 | 三亚 | 邵阳 | 株洲 | 南京 | 郴州 | 汉中 | 滁州 | 辽源 | 滕州 | 阿克苏 |